前期法律行動在債務追討作用

2016-09-18 15:11 來源:未知
  

   一、案 情

  2004年2月,國內A公司與其在交易會上結識的澳大利亞B公司簽訂了價值12萬美元的絲綢出口合同,付款方式為20%前TT,80%OA30天。A公司按照合同約定出運貨物后,曾數次向B公司詢問9萬余美元余款問題。B公司一直口頭承諾將如期付款,但到應付款日后卻以財務困難為由要求延期支付。A公司在獲悉B公司資產狀況尚可、銷售規模較大等信息后,在未采取任何追討措施的情況下,同意B公司延遲付款。此后,B公司開始躲避A公司業務人員的問詢,甚至更換了電話號碼。A公司在自行催款無效的情況下,委托公司代為追討。

  二、處 理

  公司受理此案后,對案情進行了周密的分析,建議出口商對B公司采取法律行動。

  為查實B公司的經營現狀,公司首先到澳大利亞有關工商注冊登記部門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調查B公司的稅務登記情況,結果顯示:該公司尚在運營,但可能將于2004年底注銷(依澳大利亞有關法規規定,已注冊公司應定期向ASIC作稅務注冊登記,逾期不做登記即視為自動注銷,喪失法人資格)。針對這一緊急情況,律師立即向ASIC發函,反映B公司的拖欠行為并要求ASIC暫時禁止B公司注銷。經律師交涉,ASCI同意了保險人的請求,避免了后期訴訟時面臨訴訟對象已經注銷的尷尬局面。

  按照律師的建議,出口商以誓章的形式向B公司發出法定請求書。根據澳大利亞法律規定,如果在21日內被請求公司仍拒不支付欠款且又未提出合理理由證明己方無義務還款,請求方有權向澳大利亞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該公司的財產。B公司接到法定請求書后立即做出反應,要求以和解的方式了結債務。在談判過程中,B公司律師出示證據證明A公司的貨物存在一定的質量問題,并提出反索賠。經雙方律師的艱苦談判,最終達成了以所欠款項的50%了結全部債務的還款協議,律師費用由雙方分別承擔。

  三、啟 示

  采取法律行動向債務人追討欠款,應充分重視訴前準備工作。所謂法律行動不僅僅指與庭審有關的各項活動,還應包括法定訴前催討步驟、訴前資產調查、證據收集、費用核算以及成本收益評估等等。本案即是在綜合分析的基礎上靈活運用訴前行動取得較好追討效果的成功案例。現結合本案的具體情況分析訴前準備工作的主要內容:

  (一)法定訴前催討步驟

  所謂法定訴前催討步驟是指多數法制國家規定的要求債權人在訴諸法庭之前應該向債務人采取的必要的追討行動。這些步驟往往規定于法院發行的債務追討指引或訴訟指引中,也有在公司法或民法債法里做出相關規定的。如,澳大利亞在公司法459E條規定,對于1000澳元以上的到期債務,債權人得送達法定請求書至債務人公司。以上請求如在合理期限內(如澳大利亞為21天,新西蘭為15個工作日)得不到債務人的答復時,債權人方可依此向法院請求進行下一步訴訟行動。英美法系國家大都對此做出了類似規定,以減輕法院因濫訴而承受的巨大壓力,并積極促成案件糾紛在庭審之前自行化解。

  在香港,法院印發的民事訴訟指導手冊中指出:“向法庭提出訴訟應該是必不得已的最后方法。你應該首先考慮是否有其他方法解決糾紛,例如寫信給欠款人追討債項,信內說明欠款數目,欠款原因,曾如何追收欠款并警告欠款人如不依時還款,你便會向法院提出訴訟,這樣的警告或會奏效,促使欠款人還款而無需向法院提起訴訟。如你有此行動,應保留追收欠款的信件副本及對方所做的任何回復,以備一旦訴諸法院時作為證據”。

  在德國,訴前催討步驟更為機械,一般包括:開賬單,要求債務人在限定期間內將匯款匯入指定賬戶;第一次警告,要求債務人在限定時間內將貨款匯入指定賬戶并指出逾期不付則應支付相應利息;第二次警告,要求債務人除支付欠款及利息后還應支付警告費;如前兩次警告后債務人仍無回應,可選擇采用第三次警告或律師警告,如采用律師警告,還可要求對方支付相應律師費用;法庭催款,即向法庭申請向債務人發出催款函,相當于前文所述的法定請求書,要求債務人除承擔以上所有費用外還應支付法庭費用,如債務人不在合理期間內回復則法院可以直接判定債務人還款。

  當然,以上訴前催討步驟并非訴前必須步驟,即便沒有向債務人發函,也可以直接將債務人告上法庭。但事先采取法院所推薦的催討方式可以迫使債務人陳述欠款理由,如本案即促成了訴前和解從而避免發生法庭費用。如果債務人對債權人訴前法律行動沒有任何反饋,債權人大都可以請求法院依簡易程序直接做出判決,也可省去大量訴訟費用,避免漫長的庭審過程。

  (二)訴前資產調查

  類似本案中律師向澳大利亞ASIC查詢的方式,很多國家和地區也可向工商管理或稅務管理的相關機構問詢,如美國的州務卿,香港的破產管理署,德國的工商協會登記處等。查清債務人的資產現狀對債權人做出是否以訴訟方式進行追討的決策至關重要。如果調查結果顯示債務人的資產不足以抵償其全部債務,則應果斷終止訴訟以免增加不必要的費用。

  (三)訴前證據的收集和整理

  由在證據收集這一環節上,出口商應盡可能詳實、準確地向律師和追償機構告知一切案情細節,協助取得各種貿易單證正本以及相關翻譯件、公證件等法律文件。如在本案中,由于公司事前對出口貨物的質量問題一無所知,造成追償渠道律師在和解談判中一度處于不利境地,最終被迫同意大幅度折扣。可見,出口商的誠實信用和積極配合對追討工作具有十分重要和積極的作用。

  (四)訴前費用核算及成本收益的評估

  采用訴訟方式進行追討,需要支付律師費、法庭費、翻譯、公證、認證費用及取得勝訴判決后的執行費等各種費用。所有這些費用在從債務人處取得補償前均需起訴方承擔。而我公司追討工作的主要目的是盡可能減少并挽回保險雙方的損失。為避免投入大量費用和精力而最終一無所獲,在訴訟前進行合理的費用估算是制定訴訟方案的首要步驟。同時,要結合資產調查、訴前追討等法律行動,力爭實現追討成本與收益的最優配比。

  總之,訴前法律行動在某種角度上可以被看作是與非訴和解及訴訟庭審相并列的第三類追討方法。其費用負擔較小,但可以有效地警示惡意拖欠方,敦促債務人盡早還款,并為采取進一步的訴訟行動鋪平道路。


时时彩怎么样长期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