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程序員來相親 杭州萬松書院的大伯大媽激動了

2019-11-03 17:20 來源:未知
  

 原標題:杭州萬松書院的大伯大媽激動了! 阿里程序員來相親)

 
 
 
天貓精靈背后的男人、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市場部的林濤一出現就被相親的阿姨們“圍攻”了。
 
“我家女兒是博士,你們公司有還單身的博士嗎?”“小伙子你個子挺高,老家哪里的呀?”“我女兒在國企上班,平常挺喜歡互聯網的,感覺你倆共同語言應該挺多的。”昨天上午,在杭州著名的相親角——萬松書院里,三個長相精神、個頭挺拔的小伙子,被一大群大伯大媽“包圍”了。
 
三個小伙子來萬松書院 想在雙11“光棍節”前脫單
 
在幾乎看不到年輕人的萬松書院里,三個被圍在人群正中央的小伙子很是扎眼。平常都是父母過來替子女相親的萬松書院,昨天怎么會意外地來了三個小伙子?
 
原來,趁著周末放假,這三位來自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的小伙子,“組團”來萬松書院的目的,就是要爭取在雙11“光棍節”前脫單。
 
“我頭一次來萬松書院,早上剛到,就被叔叔阿姨們擺的陣勢嚇蒙了。”留著三七分“郭富城頭”、穿著一件英倫風棒球服的王子愷,是相親三人組的一員。
 
95后的王子愷今年還不到24歲,雖然他的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軟件工程師的職業身份,讓萬松書院的叔叔阿姨們很是滿意,可一說到自己的年紀,看到之前還期待滿滿的叔叔阿姨露出失望的表情,他知道了,“今天肯定沒戲”。
 
“沒關系,我今天就準備當紅娘了。”眼看脫單沒希望,王子愷連連向圍在他身邊的大伯大媽們大力“推銷”著他身邊的兩位同事。“我們仨今天來,自己脫單是一個目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可是帶著‘全村’的希望來的。”
 
原來,偏重技術類人才的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是典型的男多女少部門。“我自己毛估我們部門男女比例是5∶1。”同樣來自這個部門的設計師伊昂(花名)說,“今天我們三個還帶著同樣單身的其他27個兄弟的個人海報,就為了給他們創造一個條件,爭取大家在雙11前都脫單。”
 
特意把眉毛修剪整齊的伊昂,昨天起了一個大早,“頭一次感受這種線下相親的形式,還挺新奇”。
 
來自長沙的伊昂今年30歲,由于父母催婚的壓力,讓他在知道部門HR(人力資源顧問)組了萬松書院相親活動時,第一時間報了名。
 
不過,稍顯內斂的伊昂說,昨天過來感受后,他之后再相親大概率還是會選擇在網上。“互聯網人嘛,什么都講究高效。感覺來萬松書院的更多是替孩子相親的爸爸媽媽,本人沒見到,確實不好看著資料就有意向。”
 
和自嘲“母胎solo”的王子愷相比,伊昂之前有過兩段感情。“我是2012年來阿里巴巴,單身久了,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狀態,今年必須要逼一把自己了。”
 
同樣是89年生的小伙林濤,是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市場部的員工,出完差飛機一落地就馬不停蹄地趕到了萬松書院。身高和顏值均受矚目的他,很得阿姨們的喜愛。“來來,小濤,你加我微信,我把你拉到我們小姑娘的群里。群里好多優秀的小姑娘呢,你到時候慢慢聊啊。”
 
大爺費力擠進相親“包圍圈”: “我家女兒是博士,很優秀的”
 
大伯大媽在看程序員的個人相親海報大伯大媽在看程序員的個人相親海報
 
留著一頭清爽短發的李阿姨是萬松書院相親角的“常客”,對于自家女兒的情況,她沒太深聊,只說了一下女兒的年齡,“都快33歲了,還沒嫁出去,害我天天跑過來”。
 
“我問下啊,你們這個部門有沒有博士啊,我家女兒是博士,很優秀的。”看起來有70多歲的于大爺費力擠進“包圍圈”,“高學歷,找對象難啊。”
 
 
“我們來之前完全沒預料到現場會這么火爆。”三個小伙的“娘家人”,同樣來自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的HR鹿青說,在萬松書院昨天集體“出道”的三人組,還驚動了園區的工作人員。
 
“今天最后悔的就是沒多帶幾張海報。”鹿青背后的相親欄上,原本貼著的27張海報,臨近中午已被“卷”走了大半。不少阿姨拿起手機,對著剩下的幾張海報“咔咔咔”地拍著。
 
不過,相比于稍顯焦慮、身上都貼著子女個人資料紙張的大伯大媽們,三個小伙表現得還是很“佛系”。“還是看緣分吧。”伊昂笑著說。
 
“感覺好像在淘寶上挑手機。”呆萌的理工男王子愷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相親條件就是手機參數,高配置的手機當然人人想搶了。”說到之后會不會再考慮相親,小伙子連連擺手,“我還小還小,現在還是不急。”
 
如果大家身邊有單身的女孩子,如果家里的女兒還單身,不妨可以考慮下天貓精靈背后的男人、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的小哥哥們。

时时彩怎么样长期盈利